快捷搜索:

是趁机提条件了啊要说之前他也想到了不过孟获

    马超听了孟获的话后,他是在心里暗笑啊,心说孟获啊孟获,如今你是放心也好,是不放心也罢,其实都没有大用。因为此时此刻,孟优却还在我方手中攥着,所以你还能有什么办法?你是想让我军给他放了,但是己方如今,岂能是看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,就能放了孟优?这事儿想都不要想了,至少如今,肯定是不可能的!
 
    听了孟获是有些违心地说出来这话后,马超此时对他一笑,“蛮王这孟优的事儿,也已经是清楚了,那么能不能回答我之前所问的啊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忙问道:“不知之前马将军说了什么?”
 
    明知故问!马超心说,但是他还是重复了一遍,然后就听孟获一拍自己的额头,说道:“啊,原来是这个!马将军所问,其实我想,将军是知道的,那便是,如今的情况,想来马将军也想早日解决南蛮之事吧!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闻言点头,要说这种事儿,他确实是没什么藏着掖着的,毕竟自己说不说,事实都摆在眼前,他孟获不可能不知道。所以与其去藏着掖着的,不如此时自己就直接承认了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 
    孟获一看马超表情,他心下满意,心说马超你倒是诚实,没那么狡猾,不说实话。其实他倒是没仔细想想,如今马超凉州军一方是占据优势,所以马超跟他孟获,其实也真是,没有什么是一定就不能被他给知道。
 
    因为无论是什么,这凉州军的实力在这儿摆着呢,如果马超真要是发狠心的话,益州这边儿没有援军,但是从其他地方,一样儿是能调来凉州军大军。所以在绝对实力的面前,其实其他的东西,都算是纸老虎了。
 
    因此,马超不会怕孟获什么,这是肯定的。但是他也没想着说,就要调大军来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为真要那样儿的话,在如今去下令如此,那么等大军来的时候,不一定要耽误多久了。这耽误事儿不说,而且也是夜长梦多,迟则生变,这都不好说啊。(。。)
 
 
第四〇九章 银坑洞马孟谈判(续)
 
    所以马超其实也想过了,能用其他的方法,比如说谈判,就如今能解决了南蛮之事,那是最好。求书网小说qiushu.com。 。可要是不能的话,那么自己也只能是用最后一招了,调集大军,来围捕孟获,一定要让他服了自己,能老老实实的。
 
    不过从如今来看,倒还算是不错,至少孟获知道来谈判,那么其实这个可以说是好现象了。
 
    真是,反正比他真给自己来个鱼死网破,那是要强很多。马超也真是有顾虑,这孟获万一一个想不开,想拿整个银坑洞给他陪葬的话,那么对自己的南蛮大计,肯定是要有影响,而且还不能算小了。
 
    毕竟孟获他们几个一死,银坑洞最后也不能幸免,结果就算自己是大获全胜,可是除了有限的几个人,比如说杨锋、还有木鹿大王,包括金环三结、阿会喃他们之外,其他人谁能知道,自己到底是对南蛮一个什么态度呢――
 
    那么之后要是被有心人给利用一下,比如说远在幽州的曹操、在江东的孙策、甚至在武陵的刘大耳朵,他们也许不一定就能想到,可他们的手下,却还不都是饭桶啊。都是有几个特别厉害的人物在的,这能小看了吗?
 
    所以马超也许他是不怕,但是要说他一点儿顾虑。一点儿担心都没有,那绝对是假话。
 
    毕竟对他来说,这要说杀孟获。还有孟优、祝融夫人、带来他们的话,他们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,可自己为什么就没有动他们呢。说起来,还不是为了整个南蛮的稳定吗?如果说几人的死,对自己没有什么影响的话,不会带来什么不好的话,那么他们生死。与自己又有什么大关系,自己还用得着那么在乎吗?
 
    所以马超直到如今,也依旧是没把孟获他们如何。确实,他是有自己的打算的。当初的诸葛孔明,对孟获是七擒七纵,要是杀他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]不知道孟获都死多少次了。而且他手下那些将士。诸葛亮就算是把他们整全军覆没,一个都不剩,那都不算是什么困难的事儿,可诸葛亮终究是没有那么做。说起来,如今的马超,其实和他想法都差不多――
 
    看马超点头,但是没说话,孟获则是一笑。随即再次问道:“那么不知道马将军,是要如何解决如今之事呢?”
 
    马超心说。这还用问吗,自然是你孟获能再次臣服大汉,别再没事儿就来挑事儿,别给我找麻烦就可以了。但是这话呢,肯定不能直接这么去说,不过稍微修饰一下,马超便说了出来,“这蛮王,如今的情况,我认为咱们两军双方,也实在是不宜再战了,蛮王以为然否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是赶紧点头,心说你马超都知道啊,可你知道,这却依旧是追着我们不放啊!
 
    但是这话他肯定不能说,因此他只好是说道:“那么依马将军之意是……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“哈哈,蛮王,如果依我的意思,那么便还恢复之前的那样儿吧,你看如何?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说恢复之前的那样儿?之前那样儿?那不就是……
 
    他在心里说着,这也不是不行,但是你马超真想那样儿的话,却……――
 
    哪怕在谈判这上,孟获是不占优,但是他却也知道提条件,因此他一笑,说道:“马将军,此事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要真说起来,就算是恢复到了之前那样儿,可你就不怕有朝一日,我孟获却是再一次变成了如今这样儿?”
 
    孟获那意思就是说,如果要让我不反叛大汉,可以,这都没什么,本来嘛,如今也打不过你们了。可是如今我是不去反叛大汉了,可你马超就相信我吗?不怕有朝一日,我再一次带兵去益州腹地?
 
    马超听了孟获的话后,他是再一次笑了,说道:“说真的,我确实是不太相信!所以,如今我却希望蛮王给我下一个保证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说好啊,你马超果然是有后手啊。我就说吗,你马超可没有那么容易就放过我啊。不过要真说起来,我孟获却也不会那么轻易就和你妥协的!――
 
    所以孟获这时候便说了:“马将军,说起来你让我保证,那可以。但是你就怎么说,那么我孟获不会那么轻易就答应!如果就我孟获一人,那么怎么样儿都行,可你也知道,我银坑洞还有那么多弟兄,还有那么多族人呢,你马将军作为大汉朝廷大员,难道就不该先给我们一些保证?”
 
    哎呀,马超一听,心说你孟获果然是趁机提条件了啊。要说之前他也想到了,不过孟获说出来的还真快。这也不得不说,孟获其实是早就想好了的,因为他也知道了,这个时候要是不给马超提条件的话,以后就算是再提,估计对方也不见得能答应啊。
 
    所以孟获他知道,这时候其实是对方最可能答应的时候,因此那可是不能错过了。要不然的话,就和汉人那话一样儿,所谓是“过了这个村儿,可就没这个店儿”了。所以如此大好时机,自己怎能不把握?――
 
    马超此时便问道:“那么依蛮王的意思呢?”
 
    马超那意思就是说,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。毕竟这个是谈判,其实和“漫天要价,就地还钱”其实还是一样儿的,都这么回事儿。
 
    孟获一听,是眼眉微挑,直接就对马超说道:“既然马将军都如此说了,那么我也不矫情,我的意思便是……”
 
    于是孟获便把自己的想法和马超说了一遍,因为他也知道,这个时候不能说假话,也不能藏着掖着,就是有什么就说什么。自己本来就是想要那些东西,所以自然是希望马超把那些能给己方,如此的话,这自己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不是。
 
    但是显然,马超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就答应孟获的,因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,这个事儿,马超知道,如果要是那么轻易就答应的话,其实对己方来说,肯定是弊多利少啊――
 
    所以他自然就开始和孟获扯上皮了,知道不能那么轻易答应了。
 
    因此马超此时说道:“啊,是这样儿啊!说起来蛮王所要的这些,对我们来说,也不是说太过。但是,蛮王也知道,如今中原的形式,可以说无论是中原霸主曹操曹孟德也好,还是说江东孙策孙伯符,哪怕是武陵的刘备刘玄德,甚至是辽东的公孙康公孙升济,这他们可没有一个会送给外族那些东西的,难道蛮王不清楚吗?”
 
    马超那意思也简单,你说那些人都没那么做过,你让我就那样儿?那么天下人,到时候要如何看待自己。
 
    孟获一听,这,还别说,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儿。如果真说起来的话,他们那些人,就和马超所形容的一样儿,可没开了这个先河啊,那么如今自己管马超要这些东西,难道真是强人所难了不成?――
 
    不过孟获马上就在心里摇头,心说不对,这事儿还不能就这么说。为什么呢,因为别人是别人,虽说曹操他们是,没有这个先例,但是却不代表马超不可以啊!因为本来马超这人做事,其实也不是那么就完全特别在乎天下人的眼光,再者说了,这如今不是拿出来那些东西换取西南的和平吗?难道还不对了?
 
    孟获认为,只要马超答应的话,他肯定有办法堵住天下人的嘴,至少大多数人都不会说马超是帮着所谓的异族。反正在孟获看来,应该是这样儿,如此的话,那么这事儿有解,不是吗?
 
    因此,他此时是直接对马超说道:“我说马将军,真是一不小心就让你给骗了,还真是!这事儿要是如此说来的话,我倒是……”――
 
    孟获简单地把他所想,和马超说了一下。;
 
 
第四一〇章 银坑洞马孟谈判(完)
 
    马超听了孟获说完后,心说,行,这在谈判的关键时候,这孟获大脑转得倒是不慢,行,自己也不得不承认,其实他所说,是有一定的道理的。[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.cc更新快,网站页面清爽,广告少,无弹窗,最喜欢这种网站了,一定要好评]
 
    其实以自己来说,如果能用那些东西换取到西南的和平,自己其实认为是很值得的。而且自己也很有信心,孟获在得到他想要的之后,却是能太平很久,反正自己活着的时候,他不会挑出来什么大事儿了。当然了,如果自己不在了的话,他孟获要是还在,那自己也保证不了什么,这就是如此。
 
    因此,马超便说道:“其实我也不得不承认,蛮王之言确实是有道理!但是我却认为,这毕竟是从蛮王自己的角度来看,你却不知道我凉州军的具体情况!”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说这还有具体情况了?所以他忙问道:“不知马将军所说具体情况,是指什么说来?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点头,然后回道:“蛮王却是有所不知,在咱们大汉内部的战斗,说白了,其实就是要出师有名!就是不管你是去进攻人家也好,还是如何如何,反正你得说出来你的道理来。那么你这边儿要是被人给抓到了把柄的话,那么很显然,之后就要受到其他诸侯的诟病了。以后这个事儿,没准就要成为别人对付的一个借口啊!”
 
    马超那意思也就是说,自己如今答应你孟获这么去做了,你这边儿是好了,可是以后没准曹操、孙策还有刘备他们就要用这个给异族东西的借口来对付我!
 
    孟获一听,心说汉人的事儿可真是多啊。这比自己所想到的还要多。多很多。这在自己南蛮这边儿,说起来还真是没有这么多问题。你想打谁就去打,只要你有那个实力。拳头大才是真理。你去打人家,你能赢。能胜利,你就厉害。当然,你败了,那么就什么都不是。反正只有胜利者,赢家,才有真正的发言权!
 
 
   
 
    因为你觉得可能他是如此想法。但是实际上到底如何,这个谁也不知道了。至少,自己是不知道的。
 
    但是孟获此时此刻,却是不得不和马超妥协,毕竟如今的情况是,自己处于下风,他马超凉州军却是占据着上风。这三江城的战事,如今也许是结束了,也许是还没有结束。但是无论是什么情况,结果却是只有一个,那么就是己方败了,而且肯定是惨败。
 
    自己银坑洞这边儿,本来就没有多少人马,就算是加上乌戈国那些人,其实也依旧是斗不过人家凉州军的。是,如果只是守城的话,自己自然是认为没有问题,哪怕再支持了十几日,估计都没有什么。可是如今人家都进来了,在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个叛徒的帮助下,凉州军是已经全军杀进来了,所以……
 
    最后的结果,那是可想而知的,孟获只是稍微一想,便都知道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孟获此时是无奈地说道:“那么马将军的意思,如今你军和我方,要如何解决眼前之事?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